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后的惩罚

最后的惩罚


莫尼虽说是俘虏,但却可以在日本军营里自由地走动。他徒劳地在寻找柯尔纳勃,但他走动时注意到那个俘虏他的日本军官在监视着他。

  莫尼想同那日本军官交个朋友,而且真的与他过从甚密了。那日本军官是个神道信徒,但却挺花,常跟莫尼说一些有关他留在日本的女人的妙事。 ‘她爱笑,很漂亮。’他说:‘我对她崇拜得五体投地。她像创造人伊沙.纳基和伊沙纳米一样能生会养。她如同众神之女阿玛泰拉苏一样美貌。她弹奏十三弦琴,吹奏十七管乐,日夜地思念着我,盼着我归去。’

  ‘那您呢?’莫尼问道:‘自从参战以来,您从未想到过做爱?’

  ‘我嘛……’日本军官说:‘太想的时候,便看着淫秽图片手淫!’

  他把绘有下流图像的木刻画书拿给莫尼看。其中有一本是专门描绘女人同各种动物交媾的:同猫、鸟、虎、犬、鱼,甚至章鱼。那些章鱼丑恶吓人,用它们那些有吸盘的触角紧紧缠住歇斯底里的日本姑娘。

  ‘我们所有军官和士兵都有一些这类书籍。’日本军官说:‘他们可以在没有女人时看着这些淫秽图画手淫。’

  莫尼常去探视俄国伤兵。他在伤兵中又见到了那个在费多尔营帐教他如何残忍的那个波兰女救护。

  伤兵中有一名原籍阿尔汉格尔斯克的上尉。他的伤势并不十分严重,莫尼常坐在他床前与之交谈。

  有一天,这位名叫卡塔什的受伤上尉递给莫尼一封信,求他给念念。信中说卡塔什的妻子欺骗了他,在和一个皮货商相好。

  ‘我崇拜她,我爱她胜过爱我自己。’上尉说:‘得知她另有所爱,我痛不欲生,但我很幸福,非常幸福。’

  ‘您这两种感情如何能统一起来呢?’莫尼问:‘它们是矛盾的呀。’

  ‘它们在我心中统一了,’卡塔什说:‘而且,我想像不出没有痛苦哪能快活。’

  ‘您是虐待色情狂?’莫尼饶有兴味地问。

  ‘可以这么说!’上尉颔首称是:‘虐待色情狂是符合基督教教义的。喏,既然您对我感兴趣,我就把我的过去讲给您听听吧!’

  ‘太好了。’莫尼急切地说:‘但先喝下这杯柠檬汁润润嗓子。’

  卡塔什上尉便说开来了。

  我于一八七四年生于阿尔汉格尔斯克。很小的时候,每当受到处罚时,我都感到苦中有乐。降临在我们家的所有灾祸更增强并刺激了这种享受不幸的特性,肯定这是太多的温情所致。

  我父亲被杀害了;我记得我当时十五岁,因这一噩耗而第一次感到快乐。揪心与恐惧使我射精。我母亲疯了,当我去收容院看她时,听见她讲些污言秽语,我那玩艺儿就变硬。

  因为她以为自己变成了茅房厕所,而且想像着有人在她身上拉屎撒尿,白天得把她关起来,好让她想像厕所满了不能使用。她变得很危险,嚎叫着让人来掏厕所。我听着很难受。

  她终于认出我来了。

  ‘儿子。’她说,‘你不再爱你妈妈了,你去别的厕所解叟了。来,坐我身上来尿。有哪儿比在母亲怀里撤尿更好的?还有,儿子,别忘了,茅坑满了。昨天,有个啤酒商来我这儿尿尿,便肚子疼起来。我太满了,不能使用了。必须先叫掏粪工人来。’

  您相信不,先生,我恶心透了,难受极了,因为我爱母亲,但同时,听见这些脏话时,又感到一种难以言表的快活。是的,先生,我快活得遗精了。

  我被送到军队,多亏自己有影响,所以留在了北部。我常去拜望在阿尔汉格尔斯克安了家的一个新教牧师家庭。牧师是英国人,有一个美妙绝伦的女儿,我怎么也无法把她的美貌向您描绘全了。

  有一天,在家庭舞会上,我们在跳舞,跳完华尔滋以后,弗罗伦丝像是纯属偶然地把手伸进我的两腿问问我:

  ‘硬吗?’

  她发觉我阴茎硬得吓人,但她却笑吟吟地对我说:

  ‘我也是全湿了,但那不是因为您,我是在想迪尔。’

  于是,她便含情脉脉地向着迪尔.基西尔德走去。后者是一个挪威旅行推销员。他俩待了一会儿,然后,舞曲响起,他俩紧搂着,深情地对望着跳舞去了。我痛苦万状,心里充满了嫉妒。

  如果说弗罗伦丝令人向往的话,自我知道她不爱我的那一天起,我就更加想得到她。我看见她在同我的情敌跳舞时射精了。我想像着他俩紧紧地依偎着;我不得不扭过脸,免得让人看见我在流眼泪。这时候,在贪婪和嫉妒的驱使下,我暗暗发狠,一定要把她弄到手。 这个弗罗伦丝挺神的,会说四种语言:法语、德浯、俄语和英语,但实际上对这几种语言,她却一字不识。她说得不规范,但却很有野味。我的法语说得很好,而且对法国文学造谐颇深,特别是对十九世纪未的诗人很了解。我为弗罗伦丝写些我称之为象征派的诗,它们纯粹是反映我的忧伤。

  银莲花在阿尔汉格尔斯克开放,天使们却因冻疮而悲伤。弗罗伦丝的芳名在如怨如诉地吟咏,心中的誓言越发地坚贞。

  苍白的声音在阿尔汉格尔斯克唱着,常使弗罗伦丝的挽歌抑扬顿挫,她的鲜花转而在解冻渗水的顶棚墙上,镶嵌着觉重的担忧。

  啊,佛罗伦丝!阿尔汉格尔斯克!一个是桂花果,另一个是仙青草,一些女子挨个儿地俯身石井栏,用鲜花和圣物填满黑黑的深井,是天使长的圣物,是阿尔汉格尔斯克的鲜花!

  俄罗斯北部的军营生活,在和平时期,闲散无事。军人的生活就是打猎和应酬。我对打猎不太感兴趣,而我日常的生活可以概括为一句话:思念我爱她、但她却不爱我的弗罗伦丝。

  这可真够苦的。我真是痛不欲生,因为弗罗伦丝越来越讨厌我,她嘲笑我,同猎白熊的猎手、斯堪的纳维亚商人打情骂悄。甚至有一天,一个可怜兮兮的法国剧团来我们这遥远的浓雾之地演出,我撞见弗罗伦丝在那北方的清晨,正跟男高音手拉着手在溜冰。那个男高音是个令人恶心的公山羊,生于卡尔卡松。

  但我很富有,先生,弗罗伦丝的父亲对我的举动并非无动于衷,所以我最终还是娶了弗罗伦丝。

  我俩去了法国。在路上,她一直不许我亲她。

  我们于二月份到达尼斯,正值狂欢节期间。我们租了一间别墅。狂欢节花战的一天,弗罗伦丝告诉我决定当晚失身。我以为我的爱就要得到报偿了。唉!我的性欲苦难开始了。

  弗罗伦丝补充说道,她不是选择我来让她失身的。

  ‘您太荒唐可笑。’她说,‘而且您还无自知之明。我要一个法国人。法国人殷勤可爱,是做爱的行家里手。我将在节日里亲自选定梳弄我的人。’

  我习惯于唯命是从,只好低下头去。我们去观赏花战。一个带有尼斯或摩纳哥口音的年轻人在看弗罗伦丝。她回眸一笑。我无地自容,比下到十八层地狱还要痛苦。

  在花战进行中,我们又看见了他。他独自一人待在一辆装满奇葩异花的花车上。我们乘的是一辆四轮敞蓬马车。我都要疯了,因为弗罗伦丝非要把马车全装上晚香玉。 当那年轻人的花车与我们的马车相遇时,他向弗罗伦丝扔过一些花来。弗罗伦丝便也缠绵缱卷地向他抛去晚香玉花束。在她过于使劲抛过一束晚香玉时,柔软、黏性的花和茎在那个自炫其美的年轻人的法兰绒服上留下了一个污迹。弗罗伦丝赶忙道歉,招呼也不打地便爬到对方的车上去了。

  那青年是尼斯人,因经营父亲留给他的橄榄油生意而发了财。他名叫普罗斯佩罗,很亲切地接待了我妻子。花战最后,他那辆花车得了头奖,我的马车获二等奖。音乐声起。我看见妻了拿着我的情敌夺得的奖旗,热情地吻着。

  晚上她把普罗斯佩罗领到我们的别墅,一定要我同他一起用餐。夜色美好,可我痛苦极了。

  妻子让我和他两人都进了了卧室。我忧伤得要命,而他却很惊奇,对自己交上的好运有点尴尬。

  她指着一把扶手椅对我说:

  ‘您将看到一堂情欲课。好好学着点儿。’

  随后,她叫普罗斯佩罗替她脱掉衣服;他神采飞扬地在做。

  弗罗伦丝很美。她的肉结实,比想像的要胖得多,尼斯青年的手摸得她的肉一颤一颤的。他自己也把衣服脱掉了,阳具竖着。我饶有兴趣地发现它并不比我的那个大,甚至还要小点儿,不过。倒是货真价实的梳弄家伙。他俩都挺美。她头发梳得很光溜,眼睛里闪着欲念,穿着绣边衬衣的胴体白里透红。

  普罗斯佩罗吮吸着我妻子那像咕咕的鸽子似的尖尖的乳房,而且还把手伸进她的衬衣下面轻轻地搔弄她。而她却有滋有味地往下按他那阳具,然后一松手,那家伙便弹在普罗斯佩罗的肚子上。

  我坐在扶手椅里哭泣。突然,普罗斯佩罗把我妻子抱住,从后面撩起她的衬衣。她那一个个小窝窝的漂亮的圆屁股露出来了。

  普罗斯佩罗捅她屁股,红一道白一道的;她哈哈大笑。她很快便收住笑容,说:

  ‘干吧。’

  他把她抱上床。当她的处女膜被他的阳具捅破的时候,我听见她发出疼痛的叫喊。

  他俩不再理会抽泣的我,反而幸灾乐祸,因为我实在憋不住了,便掏出我那家伙,看着他俩,摆弄起来。

  他俩如此这般地连续干了十来次。然后,我妻子仿佛刚发现我坐在那儿似的对我说:

  ‘我的好丈夫,过来看看普罗斯佩罗的杰作。’

  我走到床前,阳具高高地竖着。妻子看见我的阳具比普罗斯佩罗的大,便想了个主意让他大吃一惊。她一边摆弄我的那家伙一边说:

  ‘普罗斯佩罗,您那玩艺儿一钱不值,因为我丈夫硬梆梆的,比您的大。您欺骗了我。我丈夫将要替我报仇。安德列(那是我的名字),狠狠地抽他。’

  我扑向他,抓过床头柜上的一根打狗鞭,拼足因嫉妒而生的全部力气,抽打着他。我抽打很久。

  我比他强壮,最后,妻子可怜起他来。她让他穿上衣服,永远地把他打发走了。

  待他走后,我以为我的痛苦结束了。可惜啊!她对我说:

  ‘安德列,把您那玩艺儿拿过来。’

  她摆弄起它来,但却不允许我碰她。然后,她把她的那条漂亮的丹麦狗唤了来,搔弄了一会儿狗。当狗那尖尖的玩艺儿勃起时,她便让狗爬到她身上,并喝令我帮着狗行事。那狗吐着舌头,情欲地喘息着。我痛苦极了,射着精便昏了过去。

  当我苏醒之后,弗罗伦丝在拼命地呼喊我。狗的那家伙一旦进去了就不愿意出来。妻子和狗双方都努力了半个小时了,但毫无结果,就是无法脱开。妻子阴道紧闭,内中的一个结把丹麦狗鞭勾住了。

  我拿来凉水一浇,很快便使之脱钩了。自此之后,我妻子再也不愿同狗交媾了。为了报答我,她摆弄了一番我的那家伙,然后把我打发回我自己的卧室去睡觉。

  第二天晚上,我哀求妻子让我履行做丈夫的职责。

  ‘我崇拜你。’我说:‘没有谁像我这样爱你,我是你的奴隶。你怎么折腾我都行。’

  她光着身子,极其诱人。她头发散落在床上,两只乳头令我垂涎。她掏出我的那玩艺儿,慢慢地、轻轻地摆弄着,然后,按了一下铃。

  一个年轻女佣,是她在尼斯雇的,穿着衬衣跑来,因为她已经躺下了。我妻子又让我坐在扶手椅上去,看着两个女子在交欢行乐。

  她俩颠鸾倒凤,又流口水,又喘粗气。她俩像小猫似的缠在一起,互相用屁股蹭。我看到年轻的尼奈特的屁股又大又结实,在我妻子上面一抬一拱的。妻子眼里充满了肉欲。

  我想靠过去,但弗罗伦丝和尼奈特不于理会,只是摆弄一番我那家伙,然后便又坠入有悖常理的淫逸之中。

  第二天,妻子没叫尼奈特,而是叫了一位阿尔卑斯轻骑兵军官来让我观战。他的那家伙又粗又黑。他很粗鲁,辱骂我,还打我。

  当他弄我妻子的时候,喝令我靠近床边,抓起马鞭抽打我的脸。唉!我妻子见状大笑,使我又产生了有过的那种强烈欲念。

  我被那个凶狠的军人脱去衣服,因为他需要抽打我,以刺激自己。

  当我脱得精光时,阿尔卑斯军官便辱骂我,称我‘王八’、‘乌龟’、‘绿帽子’,一边举起马鞭,抽我的屁股。开始时,我觉得疼极了。但我发现妻子见我痛苦反而挺开心,所以我也被感染了,也被打得开心起来。

  落在屁股上的每一鞭子都有点强烈地刺激着我。开始的火烧火燎立即变为一种快感,痒嗖嗖的,舒服得令我那玩艺儿硬梆梆的。鞭子很快便抽得我皮开肉绽了,屁股上流出的血使我特别感觉刺激,更增添了我的快感。

  妻子用指头搔弄漂亮阴户周围的那丛毛,用另一只手轻轻摆弄我的阳具。突然鞭子抽得更凶猛了,我感到就要射精了。我热血沸腾,宗教的那些殉道者们大概也有这种时刻的。

  我鲜血淋漓,阳具硬挺,站了起来,扑向我妻子。她也好,她情人也好,都没能阻止住我。我跌倒在妻子的怀里,还没等阳具触及她那金色的阴毛时,我便惨叫着射精了。

  军官立刻将我推开。我妻子火冒三丈,说必须惩罚我。

  她拿了些大头针,一枚一枚地来劲儿地往我身上钉。我疼得嚎叫不止。谁见了都会可怜我的。可我那可恶的妻子躺在红床上,岔开两腿,抓住她情人那大家伙,把他拉到身上,然后,拨开阴毛和阴唇,帮那家伙一捅到底。她的情人则咬着她的丰乳,而我却疼得在地上直打滚,使大头针越扎越深。

  我苏醒时发现身在尼奈特怀中。她蹲在我身旁,替我拔出大头针。我听见妻子在隔壁房间,在军官怀里,快活得又骂又叫。尼奈特替我拔针时的疼痛以及妻子的快活劲儿,使我那玩艺儿竖起老高。

  我说了,尼奈特蹲在我身旁。我一把抓住她的阴毛,感觉到她那裂缝湿呼呼的。 可惜!正在这个当口,门开了,一个可怕的辅助泥瓦工走了进来。来的是尼奈特的情人,他暴跳如雷。他撩起情妇的裙子,在我面前扇她屁股。然后,又解下皮带来抽。尼奈特喊叫着:

  ‘我没有同主人干那事。’

  ‘他就是要同你干那事才揪住你阴毛的。’

  尼奈特无可奈何地挣扎着。她的褐色肥臀被呼啸生风的软皮带抽得一弹一跳的,很快便被抽红了。她大概挺喜欢被这么抽打,因为她转过身来,揪住情人的那地方,脱掉他的裤子,露出阳具和卵蛋。那玩艺儿加在一起足有三公斤半。

  辅助泥瓦工的那家伙硬梆梆的。他趴在尼奈特身上;后者把两条细滑而健壮的大腿交叉在他的背后。我看见他那阳具插向毛茸茸的阴户,像糖锭似的被吞了进去,然后又像活塞似的吐了出来。他俩干了很久才达到性欲高潮,喊叫声同我妻子的嚷叫交织在一起。

  他俩干完之后,红棕色头发的辅助泥瓦工站起来,见我在自己把玩着,便骂起我来,并抓起皮带,没头没脑地鞭打我。皮带抽得我疼得要命,因为我很弱,不再有能力去品尝快感,皮带抽打进我的肉里。我嚷叫道:

  ‘饶命啊……’

  这时候,我妻子同她的情人走了进来。正好我们窗下有手摇风琴在弹奏一支华尔滋舞曲,那两对落拓不羁的男女便在我的身上跳起舞来,跳碎了我的阴囊、鼻子,踩得我浑身冒血。

  我病倒了。但我也报了仇了,因为那个辅助泥瓦工从脚手架上摔下来,脑壳摔碎了,而阿尔埠斯军官则因为辱骂了他的一个同伴,决斗之中死了。

  陛下的一道圣谕把我召到远东来服役。我离开了始终在欺骗我的妻子……

  卡塔什的故事说完了。他的故事刺激了莫尼和波兰女护士。这位女护士是在故事快结束时进来的,她边听边强忍着淫欲。

  亲王和女护士扑向伤者,把他脱光,抓起在最后一次战役中被夺来、散乱地堆在地上的俄国国旗的旗杆痛打起他来。每打一下,后者的屁股便一弹一跳的,并胡乱地在喊叫:

  ‘啊,亲爱的弗罗伦丝,仍旧是你那玉手在抽打我吗?你让我来劲儿了……每一下都让我快活……别忘了把玩我的那玩艺儿……啊!真快活。你把我的肩膀打得太疼了……啊!这一记打出血来了……这血是为你流的……我的爱妻……我的宝贝……我最最亲爱的……’

  那婊子护士下手真重。挨打者的屁股发紫,抬起着,随处可见淡淡的血印。莫尼的心揪着,知道自己太残忍,便把一腔怒火泻向可恶的女护士。他掀起她的裙子,打她的屁股。她跌倒在地,扭动着屁股,上面有一粒痣。

  莫尼拼命地打,细皮嫩肉上鲜血淋漓。

  她像疯子似的翻过身子喊叫着。这时,莫尼的棍棒打在了肚子上,发出一声沉闷的敲鼓声。

  最后,波兰女子的肚皮破了;莫尼仍旧擂个没完。救护所外,日本兵以为是集合鼓声,便聚合在一起。号手在营地里吹响了紧急军号。各团队从四面八方整好队伍。

  说来也巧,俄国人刚刚发起攻击,向日本人的营地冲了过来。如果不是维伯斯库亲王的鼓声,日本营地已被占领。日本人这可是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这应归功于一个罗马尼亚的性虐待狂。

  突然,一些男护士抬着几个伤兵进了大厅。他们看到亲王在波兰女子的破肚皮上擂打着,还看见那个男伤者光着身子躺在床上,鲜血淋漓的。

  他们扑向亲王,把他捆绑起来带走。

  军事法庭宣判亲王鞭笞至死。没什么能说服日本法官们改判的,向天皇陛下求救也未能奏效。

  维伯斯库亲王勇敢地横下了心,准备像一个真正的罗马尼亚世袭大公那样去死。

  第九章

  处决的日子到了。维伯斯库亲王做了忏悔,领了圣体,立了遗嘱,给父母双亲写好了信。然后,一个十二岁的女孩被带到他的牢房。他对此很惊奇,但当他看见押送女孩的人走了之后,便开始对她动手动脚起来。

  女孩十分可爱,用罗马尼亚语对他说,她是布加勒斯特人,在俄军后方被日本人抓了来。她父母是俄军的随军商贩。

  日本人问她是否愿意让一个罗马尼亚死囚破身,她答应了。

  莫尼掀起她的裙子,吮吸她那上面尚未长毛的隆起的小阴户。然后,在她把玩他那玩艺儿时,轻轻地拍打她的屁股。接着,他便把阳具龟头往罗马尼亚小姑娘的细大腿里插去,但却进不去。

  她尽力帮助他,一边拱动屁股,一边让亲王吮吸她那状如桔子的小乳房。莫尼猛一使劲,阳具终于插进小姑娘体内,破了她的身,纯洁的血流了出来。

  于是,亲王站了起来,因为没有指望获救了,便先把小姑娘的双眼抠瞎,然后把她掐死。小姑娘发出一声声的惨叫。

  日本兵冲进来,把莫尼带出牢房。一名传令官在监狱院中宣读了判决书。这座监狱原是一座中国古塔,造型优美。

  判决书很短:

  ‘死囚应该受到驻扎在当地的日军的每一个军人的一鞭子。这支军队有一万一千人。’

  在传令官念的时候,莫尼亲王在回忆他动荡的一生。布加勒斯特的女人们、塞尔维亚副领事、巴黎、卧车上的凶杀、亚瑟港的日本小娘子,这一切全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有一件事定格了。他回想起玛勒塞尔伯大街上的事来:库尔古琳娜穿着春季裙服疾步走向玛德莱娜大教堂,而他,莫尼,对她说:

  ‘如果我不能连续干二十次,我就让一万一千名少女惩罚我,或者受一万一千鞭。’

  莫尼没有连续干过二十次,所以到了该挨一万一千鞭的日子。

  他正这么陷入沉思,士兵们把他摇醒,把他带到刽子手们面前。一万一千名日军面对地排成两排,每人手中拿着一根软鞭。

  莫尼被脱掉衣服,往两队刽子手中间走。

  头几鞭只是让他微微颤动。细腻的皮肉上留下了鞭子的深红色印痕。莫尼苦苦地忍受着头一千鞭,随后便阳具竖着,倒在血泊之中。

  他被放在一副担架上,抬着走在士兵中间,鞭子仍清脆地落在肿胀流血的肌体上。很快,他那玩艺儿便忍不住了,多次地举起,把淡白的液体喷在更加用力在鞭笞这堆人肉的日本士兵脸上。

  打到两千下,莫尼咽气了。阳光灿烂。满洲鸟儿的呜唱使得这娇艳的清晨更加欢快。判决已执行,但后面的士兵仍在挥动着鞯子,打在尸身上。那已不成人形,血肉模糊,只有面部因没遭鞭笞而完好无损。莫尼那双大睁着的呆滞的眼睛似乎在欣赏另一个世界的辉煌。

  这时候,一队押送俄国俘虏的车队从处决地旁边通过。士兵叫车队停下,好让莫斯科人看看这吓人的情景。

  突然响起一声惊叫,跟着又是两声,三名俘虏冲了过来。因为没带脚镣、手铐,他们便扑到刚挨了一万一千鞭的受刑者的尸体上。他们跪下去,虔诚地哭着在吻莫尼那血迹斑斑的头颅。 日本兵愣了片刻,立即认出一个俘虏是男的,身材魁梧,而另两个是穿着军服的女人。这三人确实是柯尔纳勃、库尔古琳娜和阿莱茜娜,是在俄军溃败之后被俘的。

  日本人让他们三人悲切了一会儿,然后,库尔占琳娜和阿莱茜娜使他们动了心思,开始轻薄起来。日本兵让柯尔纳勃跪在自己主人的尸体旁,而把库尔古琳娜和阿莱茜娜的裤子扒掉。她俩再怎么挣扎也是枉然。

  她俩那巴黎美人儿的扭动着的白屁股令日本兵大开眼界。他们轻轻地、并无忿恨地抽打那两个像醉月似的扭动着的漂亮屁股;当她俩试图站起来时,日本兵看见了她们下身抖动的阴毛。

  鞭子在空中呼啸着,但打下来却并不太重,在两个巴黎女子的肥臀上只留下一道浅印,但转瞬即逝,随即又落下新的浅印。

  当她俩已比较来劲儿时,两名日军军官便把她们弄进一顶营帐,连续干了十来次,因久未尝过女人了,简直是饥渴难耐。

  这两名军官出身名门望族,他们在法国干过间谍,对巴黎很了解。库尔古琳娜和阿莱茜娜没费多大口舌便使他们答应把维伯斯库的尸体交给她们。她俩谎称他是她们的表兄,而且她们也假装是姐妹俩。

  俘虏中有一名法国记者,是外省某报社的通讯员。他战前是个雕塑家,而且小有名气,名叫让莫莱。库尔古琳娜跑去让莫莱那儿,求他替维伯斯库亲王刻一块像样的墓碑。

  让莫莱唯一的嗜好就是鞭笞。他只向库尔古琳娜提出一个要求:鞭打她。

  库尔古琳娜答应了,并按指定时间,同阿莱茜娜及柯尔纳勃一起来了。两个女人和两个男人脱光衣服。库尔古琳娜和阿莱茜娜躺在一张床上,头冲下,屁股朝上,而那两个健壮的男子拿着鞭子,开始抽打起来。

  大部分的鞭子都抽在因姿势的关系而非常突出的屁股沟里或阴户上。他们抽打着,互相激励着。两个女子强忍着疼痛,一想到自己的痛苦将为莫尼换来一块像样的墓碑,她们便坚持着接受完这奇特的考验。

  然后让莫莱和柯尔纳勃坐下来,让她俩吮吸他们那充满精液的大家伙,同时他们仍旧用鞭子在抽打两个漂亮女子那颤抖的臀部。

  第二天,让莫莱动手刻碑。他很快便刻好了一块惊人的墓碑,上面立着维伯斯库亲王的骑马塑像。底座上,一些浅浮雕反映了亲王的丰功伟绩。一面是他乘着热气球离开被围困的亚瑟港,另一面是他那作为他来巴黎研究的艺术的保护者形象。

  旅行者在穿越满洲里木克屯和达尔尼之间的田野时,在离尚埋有尸骨的战场附近,会突然发现一座白色大理石的大坟冢。在附近耕作的中国人都尊敬这座坟墓;满洲大娘在回答孩子的问题时说:

  ‘那是一个巨人骑士,他保卫满洲里,抗击西方和东方的魔鬼。’

  但旅行者一般更喜欢向满洲大铁路的道口看守员打听。这个看守员是个日本人,眼睛边上满是皱摺子,穿着一身类似巴黎——里昂——地中海列车职员的衣服。他轻描淡写地说:

  ‘他是决定了木克屯战役胜利的一个日本军乐队队长。’

  但是,如果旅行者出于好奇想看个究竟而走近坟墓的话,在读过墓碑底座上刻的这几句诗之后,他会久久地沉思默想的:

  过路人,请相信,鞭笞的唯一钟情者,忍受一万一千鞭,强似梳弄一万一千少女,维伯斯库亲王,安息吧!
请记住本站最新地址:.haoav07.每天更新!